關於部落格
珍珠
  • 1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健康檔案造假,誰的“效益盲區”

  許多居民不知道自己在社區醫院“被建檔”,大量假健康檔案碼放在社區醫院的文件櫃里,只在應付檢查、獲取補貼時才派上用場——繼廣州市多家社區醫生被曝居民健康檔案過半造假後,黑龍江、四川等地也發現居民健康檔案存在造假問題。   一份精準記錄的健康檔案,可以為居民求醫看病提供信息方便,是醫生診療參考的“數據庫”。居民健康檔案同時可以勾勒出居民疾病譜,是政府制定公共衛生政策、合理配置醫療資源的重要依據。為此,本輪醫改將推進居民健康檔案作為一項重點惠民工程,地方財政為此撥出專款,為社區醫院提供補貼(如廣州的補貼標準是每名居民40元),用於建立健康檔案、免費體檢等公共服務。然而,不少居民或者健康意識淡薄,或者對社區醫院缺乏信任,不願意配合社區醫生入戶建檔,甚至懷有疑慮和抵觸情緒。社區醫院一方面要完成職能部門下達的建檔指標,在有的醫院,醫生完不成任務甚至要被扣工資,另一方面入戶建檔難度大、工作繁重,規定期限內幾乎註定不能完成,於是只好去派出所、街道拿來居民資料,做成假的健康檔案以備檢查。   社區醫院健康檔案造假的問題,“牽”出了政府、社區醫院和居民三方的關係。政府撥專款投入社區醫院,補貼建居民健康檔案、免費體檢等公共服務,首先是一件大好事,體現了公共財政加大投入基本醫療、公共衛生的善意。善政為何未能結出善果?居民對社區醫院缺乏信任,對建檔工作不積極配合,確有不當之處;而社區醫院既要完成上面佈置的任務,又面臨著入戶建檔難的尷尬,“夾”在政府和居民之間左右不是,雖然造假終歸是不對,但其中確有“被迫”的成分。這樣看來,問題主要出在職能部門下達的任務上,這些任務脫離了基層衛生工作的實際,給社區醫院造成了巨大的壓力,導致社區醫院工作走樣變形,客觀上引發了健康檔案造假。   前些年,政府對基本醫療、公共衛生投入不足的問題十分突出,並被認為是傳統醫葯衛生體制下,政府失責和醫療“過度市場化”的弊端所在。2009年新醫改啟動後,政府投入不足的矛盾雖有所緩解,但在醫改諸多領域和環節,政府投入力度仍有待繼續加大,投入水平有待進一步提高。而今,一些社區醫院的健康檔案造假現象提醒我們,政府對基本醫療、公共衛生的投入,在保證一定力度和水平的基礎上,還應當追求投入的效益——不但要保證政府的錢花到位,更要保證政府的錢花得值。如果職能部門只是把專款撥付給社區醫院,要求專項用於建居民健康檔案,並下達硬性的任務指標,卻不關心硬性任務該如何完成、能否完成,不關心社區醫院上報的健康檔案內容是否真實、數量是否有水分,不關心這些檔案是否及時轉換成了電子版並保持動態更新,還是長年躺在醫院文件櫃里睡大覺淪為“死檔”,那麼將很難保證政府投入能產生應有的效益。   社區醫院健康檔案造假,折射出醫改語境下政府投入的一個“效益盲區”。為掃除類似“效益盲區”,應建立醫改投入效益審計制度,定期對政府投入公立醫院、社區醫院的財政資金進行審計,不但要看財政資金運行中有無“跑冒滴漏”或嚴重貪腐行為,更要看財政資金投入是否合理、使用是否規範、是否產生了良好的效益。效益審計將對醫改投入產生正面的導向,避免醫療公共服務項目“只求數量、不問實效”的偏頗,以遏制醫改資金運行中的低效、浪費和腐敗。   薑兆尹(北京編輯)  (原標題:健康檔案造假,誰的“效益盲區”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